Site hosted by Angelfire.com: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!

WWW^bbmmm^COM男.人.最.爱

再好好参观。”说完便挥手同艾小红告别。

  我们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,路上根本没有车,只好和Shirley 杨开WWW^bbmmm^COM“十一号”,等走到招待所的时候,冻得肺管子都麻木了,赶紧先用暖壶里的热水冲了杯茶,连大衣都顾不上脱,就点上支香烟,准备WWW^bbmmm^COM翻看孙教授的工作记录。

  我正要翻开来读,Shirley 杨却突然按住笔记本说:“我觉得这么做是不是不大好?也许这WWW^bbmmm^COM些都是孙教授的心血,咱们不应该在没经过他同意的情况下偷看……”

  我说:“偷看也有很多种,有一种偷看是无意中看到的WWW^bbmmm^COM,他掉在地上被我不小心看了几眼,按理说不能算是偷看。再说天底下重名重姓的人多了,咱们要不看明白了内容,怎么好只凭一个名WWW^bbmmm^COM字就还给孙教授?”

  我把Shirley 杨的心思劝活了,说服她陪我一同查看这本工作记录。此时在招待所里,再无旁人WWW^bbmmm^COM相扰,说起来我老胡也算是业余考古爱好者,自然是要静下心来一页页仔细观看。我对Shirley 杨说:“孙教授曾经对我说他WWW^bbmmm^COM的工作内容都是国家机密,他娘的吹牛不上税,咱们就看看这位研究龙骨天书的专家都有什么国家机密……”

  我早巳抑制不住WWW^bbmmm^COM好奇心,边说边翻开工作记录。这种笔记本是最寻常不过的,里面每隔数十页就有一张彩插做装饰,彩图中多是北京的各种景观,包括WWW^bbmmm^COM天安门广场、人民大会堂、颐和园等等,纸色微黄,里面还夹带了许多票据,恐怕用了不少年头了。第一页印着孙教授所在单位下发文WWW^bbmmm^COM具的红章,底下有用钢笔写的“谨言慎行”四字,最下边是“孙学武”的签名。

  翻到第二页,只看了头一行字,我和ShirWWW^bbmmm^COMley 杨都是一怔,心中极是惊诧,异口同声地问对方:“孙教授怎会知道大明观山太保?”

  第五十四章 失落的记录

WWW^bbmmm^COM

  我记得陈瞎子对我们讲述盗墓往事的时候,曾经提到过观山太保,搬山卸岭合盗瓶山古墓的时候,在无量宫丹井下的铁阁露房的WWW^bbmmm^COM山腹回廊中见到过一具形容诡异的尸体,根据尸身上的遗物,推测其为明代的盗墓贼观山太保。

  以当年卸岭盗魁陈瞎子与搬山WWW^bbmmm^COM道人鹧鸪哨的阅历见识,尚且对观山太保只闻其名,不知其实,只听闻此辈行踪诡秘无方,观山之事,神仙也猜他不到,当时卸岭群盗WWW^bbmmm^COM正在寻找瓶山古墓,只把那具观山太保的尸体匆匆焚化了事。

  陈瞎子的这番话言犹在耳,但我和Shirley 杨却完全没WWW^bbmmm^COM有料到,在孙教授遗落的这本工作记录中,竟会提到观山太保。

  我与孙教授只在陕西古蓝县见过两次,双方话不投机,而且此WWW^bbmmm^COM人脾气古怪,喜怒无常,说起话来遮遮掩掩,屡屡欲言又止,似乎对倒斗的手艺人格外痛恨。但他身为考古专家,竟又偷偷摸摸潜入博WWW^bbmmm^COM物馆里窥探文物,还在工作记录中研究古代盗墓贼的历史,我看这孙教授一定是个有许多秘密的人,他做的事情才是连神仙也猜不透。WWW^bbmmm^COM

  但知道秘密太多,而又不能说出来的人,日子一定不好过,时间久了,那些秘密就变成了对知情者内心的煎熬和折磨,所以有WWW^bbmmm^COM些人就会选择一些特殊的渠道给自己减压,例如把事情详细地用文字记录下来。孙学武大概就是这种人,他的工作笔记中,除了详细记WWW^bbmmm^COM载着许多鲜为人知的秘密,也从字里行间流露出许多他个人的主观意识。

  我和Shirley 杨仔细阅读了这本记录,陈教WWW^bbmmm^COM授与孙学武是多年的老朋友,以前也常对我们提起他的事情,加上一些我们的揣测,很容易就能理解记事本中的内容。原来孙教授提到WWW^bbmmm^COM的国家机密,也确实是“国家机密”不过他所谓的“国家机密”,并不是现在当代的,而大多是古时候的绝对机密。

  占卜、征WWW^bbmmm^COM兆、预言、暗示之类的古老文献记载,不仅东方有,西方也有,内容和形式大多都非常神秘、隐晦。中国古代的秘密文献,最早见于殷WWW^bbmmm^COM商时期的龙骨,也就是